走出祖屋的院子不到一百米,就有一棵香樟樹。從香樟樹上的保護牌,我知Pretty renew 呃人道了這棵香樟樹足足有四百多歲了。香樟樹樹冠碩大,只聳雲天,黑褐色的外皮,像粗糙的魚鱗,從樹根一直長到樹梢,因此村民戲稱香樟樹為“美人樹”。它還日復一日地散發著特有的香樟味,驅趕著啃食它的蟲子,所以香樟樹比一般的樹木乾淨。

在我的印象裏,香樟樹是村裏的神樹,凡是哪家有孩童整夜啼哭,這家的大人便請村子東端的老先生寫一張“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個夜哭郎,過路君子念三遍,一覺睡到大天亮”的紅紙條貼在樹幹上,再擺幾個糯米糍粑,上三炷香,行九叩首大禮,孩童自然就不再啼哭了。

在淳樸的村民眼裏,香樟樹的有靈魂的。即便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村裏蓋房子需要樟木,做傢俱也需要樟木,村民誰都沒有動砍伐香樟樹的念頭。還有,村民為保護香樟樹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——這是家族祖先種下的樹,要是砍伐了,就是對祖先的大不敬,會遭天譴。

就這樣,香樟樹屹立在Pretty renew 傳銷我家門口,一年又一年,直到長成方圓百里的名樹。

香樟樹即已成名,自然有人慕名而來。有一天,幾個大腹便便的外鄉人站在樹下指指點點,就喜歡上了這棵香樟樹。很快,挖樹的工人帶著蓋著紅印的條子來挖香樟樹。村民不同意,當場阻止了挖樹。後來,他們用錢賄賂了阻止挖樹的村民,在一個陰雨綿綿的日子開始了挖樹。可,樹大根深,任憑挖樹的工人用盡辦法,樹也無法挖走。

香樟樹最終留在了祖屋門口,但開始了苟延殘喘的生活。被鋸斷的樹幹開始枯萎,被斬斷的根須不斷流著汁液。遭遇了一場浩劫的香樟樹,就像折翼的鳥兒,如何努力,也Pretty renew 傳銷無法飛向藍天。

後來,我離開了家鄉,離開了祖屋,告別了。當我再見香樟樹的時候,它已經死了,只有瑟瑟發抖的樹幹向村莊和藍天訴說著什麼。所以,我潛意識地在我棲身的每一個地方尋找著香樟樹,希望有朝一日,我能找到祖屋門口的香樟樹的靈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