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幸福就是一場平允的生活,就是柴米油鹽的枯燥,就是人人都想逃探索四十離的現實,也不知道是誰編造了這樣一個傳說,讓人們像一顆顆無言的花草索求幸福的可能。可這又怎樣呢?人生漫長有些念想和情感的皈依不是很好嗎?

不日,妹回復,說:姐,聽說過五瓣丁香花的傳說嗎?昨日我和同學找到了五瓣丁香呢,高興極了,聽說找它的人可以得到幸福,不過我們沒有把他摘下來,希望更多有心的人也能看到五瓣丁香花,然後我們一起幸福,同時也不用提前結束五瓣丁香花的花期。

當初也不知道是怎樣的情感,把自己拋向了,一個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的狀態,突然感覺自己付上留言有些刻意了。關於幸福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方式,旁人的解釋只是一道餘外的枷鎖。所以善良勤奮的她們應該更懂,應該更值得幸福!

在這慵懶的生活狀態下,雨花石優美的音律還在演奏,再無需顧忌其他,用心的聽起來。這歌謠就像一朵朵由遠而近的浪花,灌溉了乾渴已久的心田。也像在沒有 色彩的季節裏,落下一道繽紛的彩虹。我跟著哼企業培訓起來,搖動著我不知沉默了幾世的歌聲,哼著,曠世之後,失傳已久的音律卻莫名的感動了自己。多完美的音律,多完美的演繹,讓自己的情感身不由己的靠近。

在這樣的季節裏,不論是妹的留言,還是雨花石的歌聲,都讓我,沒有由來的,放下了些什麼,不再執著了,幸福的輪廓就更加清楚,於是,我默默的等候,等候,,那一樹一樹盛開的“丁香花”。
我喜歡看書,尤其是躺在床上看書,那簡直就是一種享受。是的,莫大的享受。如果不是身臨其境,你就體會不到那種愜意、那種怡然自得的心境。

我的床頭經常放著幾本書,躺在床上,隨手拿來,讓身心放鬆,讓思緒遨遊於書海之中。內心深處,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。

在這裏,你可以和獵人一起牽著獵狗,肩著捕獲的獵物,跋涉於大興安嶺的茫茫雪海中。還可以和伊利沙伯中學他們一起就著烈酒,分享噴香的麅子肉。並且毫無顧忌的談論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