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然時光,緩緩前行,與一季又一季我擦肩而過,日複日,年複年,平淡喜人的日子像是沒有終點。

前些日子還在猜想下一個灰暗著臉的天空會不會下起雪呢?晨,初醒,窺見窗外白雪紛飛,滿心的喜悅。不曾想,期待中的世界如時間一般,不知不覺,款款落入我的身邊。掩上窗櫺,守住安然,守住孤寂,守住一盞茶香。

披了Pretty Renew 雅蘭一條毯子,倚在窗前,遙望世界。被雪,染白的世界如此開闊如此廣袤。薄涼的空氣,轉進肺裏,感覺呼吸如此順暢,一種少有的舒適感,貪婪的享受這份舒適,便任由時光,從指縫,從耳畔,兀自流失。終究還是沒有力氣了,不再挽留了,曾經不論是照片還是文字,都是在執意挽留時光,等日後翻閱,仿佛昨日重現,仿佛時光沒有流失,其實這無可非議必然是徒勞。無奈,可笑,卻也多彩的人生。

莫名其妙總是喜歡有雪地日子,,只是因為天涼了,閒逛的人就少了,喧鬧的世界就清淨了,我便可以盡情的沉澱,盡情的書寫,盡情的沉默或歡唱,像與世隔絕一般,享受一個人時光,所以有雪地日子是安靜的,那麼生活也該是安靜的。

已經沒有精准的日期了,只有斷斷續續的記憶, 細微的感觸與自覺此時此刻仿佛與舊事重疊了。想起在雪地上狂歡的我們,站在17歲的尾巴上,面對冰冷刺骨的冬,哈出無法撲捉到的白氣,我們用樹枝在雪地上 寫下安靜的詩行,互相品讀,於是安靜的生活中有了底吟淺笑,只是時光像個魔術師,一個轉身而已,與我一起寫詩的女孩就不見了,

一日,顯示幕上跳動出她的資訊,我迫不及待地打開,似乎一切都沒有變,她的模樣,她的聲音,她的牙科醫生性格,只她的身邊沒了我,我的身邊沒了她,我們彼此換來一個生活的地方,繼續成長。她發來一張又一張照片,是她和她生活的地方。那是個景色宜 人,雨霧妖嬈的地方,春天來的很早,卻很少有銀裝素裹,白雪皚皚,景色。她幾乎發來每一個角落,和每一朵花開的樣子,我羡慕不已。我喜歡那些不知道名的花 兒盛開的姿態,也喜歡那些,雲霧繞山腰的美,看著,看著,仿佛觸到了大山的輪廓。她很愛她的第二故鄉。只是她卻沉默了片刻,她說:“其實我還是很喜歡有雪 的季節”有那麼一瞬間,感覺我們的記憶重疊了,倆三個女孩互相攙扶著在潔白的雪地上踩出花開的痕跡,我們沒有摔倒,是誰說的,我們踩雪的樣子像極了幾個老 太太,於是大家都笑了。那笑聲純真無邪,像銀鈴般灑落在我們青春的道路上,可而今那些一起踩雪的女孩不知道都散落在哪里,不知道她們會不會想起,我們共同生活的地方,想起共同的記憶。我們彼此牽念,卻尋不到彼此的影子,也無法在雪地上一起寫下稚嫩的詩行,無法在雪地上踩出蓮一樣的花兒。

她說:“給我發一張你那邊的樣子吧!”於是我拍了山川拍了平原,拍了雪,最後拍了一張滿滿的全是雪。沒有一絲雜質,她看到後只是微微的笑了,沒有太牙醫多的言語。只是說:”真好~“

其實我們的人生,就如那一張滿滿的雪景照,純潔的沒有一絲雜質,等到我們步入社會,就開始往這張白紙上書寫,曾經我們努力的書寫,於是我們的生活裏充滿了希望,後來我們用心的書寫,於是生活便是用心美好,我們充滿愛的書寫,我們的生活便擁有了感動與溫馨。所以我們一邊認真的書寫一邊認真老去,等有一天紙上畫了句號,這張白紙豐富多彩,充滿愛和溫馨。